全网导航

我就是这般女子已完结最近更新 2018-07-13

作者:月下蝶影

版权方:

类别:历史/军事

0

分享到

开始阅读

基本信息

作者:月下蝶影

出版时间: 2018-07-13

版权方:

类别:历史/军事

图书简介

班婳身为侯府千金,是当朝大长公主唯一的孙女,从小受尽父母宠爱,弟弟尊重,活得肆意潇洒,却因为种种原因,有三次失败的婚约。【第一个婚约:指腹为婚,但是婚约对象早夭;第二个婚约:对方另有所爱,也受不了众人说他高攀的舆论,最终与烟花女子私奔,让这场婚约以笑话收场。第三个婚约,对方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地方世族之子,考上探花以后,却又嫌弃女主一家是富贵纨绔,最后上门退婚】
故事从第三位婚约者退婚开始,第三位婚约者退婚前一晚,班婳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的班家人,在五年后生活会变得十分凄苦,不仅父亲与弟弟丢失了爵位,她甚至还死在了别人的箭下。还有朝臣覆灭了王朝,建立了新的朝廷。但是梦里,她看不清新帝的脸,甚至不知道梦的真假。

她醒来以后,听到婚约者来退婚,发现事情真如梦中一样发展,于是把梦里的事情告诉了家人,唯独没有提起她死在箭下的事情。

班家满门纨绔,除了有显赫的身份,并不关心朝政,班婳跟家人提了这件事以后,一家四口商量了很久,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是,拯救皇朝他们做不了,改变朝廷政令他们也办不到,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该享受的时候多享受。偶尔偷偷在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埋一些金银珠宝,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随后又发生了一些事,班婳第二任婚约对象落马摔瞎了眼睛,班婳去参加表姐安宁公主举办的菊蟹宴时,与这位婚约对象的妹妹,发生过口角。因为对方说她是克夫的命,而班婳个性爽直,对方不给她脸面,她就把对方的脸面扔到地上。

男女主的相遇方式很尴尬,班婳与弟弟挖图埋银子的时候,刚好遇到在山中游玩的男主容瑕,因此班婳当天的埋宝计划,只能取消。

两人的相遇并不浪漫,尽管容瑕是京城无数女人心中的翩翩君子,但是志不在情爱方面的班婳,很快就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

而容瑕却见到了班家人另外的一面,原来班婳的父亲班淮遇到受骗的老太爷,会给老太爷银两,而且不在店铺老百姓面前摆架子。原来班婳的弟弟班恒,从来不在京城纵马,也从来不沾赌、嫖,甚至连身上的零花钱都有限制,钱不够花时,还会厚着脸皮跟姐姐要。

班婳更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人,不惧别人嘲笑她,当第三人婚约者当街嘲讽她时,她连鞭子都敢挥出去,这种张扬鲜活的劲儿,在京城里俨然就是异类。

异类受到的非议总是比别人多,所以当御史弹劾班婳当街鞭打有功名的第三人婚约者时,容瑕站出来帮着班婳说了几句话。

由于容瑕在读书人心中地位特别高,加上皇帝本就无心责罚班婳,所以班婳不仅没有受到惩罚,还被皇帝从乡君升为郡君。

这件事过后,班婳意识到,事情似乎与梦里发生的事情,并不是完全相似,至少梦里的她,是没有成为郡君的。当天晚上,她又做了一个梦,梦到失去爵位的她,受了一个男人的帮助,那一天下着很大的雪,她穿着男人送的白狐裘,被后面射来的箭暗杀在雪地里。

到了秋季,皇帝有秋猎的习惯,班婳从小跟着祖父学骑射武功,虽然祖父已经过世,但是这些本领并没有落下,所以骑射功夫在一众女眷中,格外显眼。并与二皇子、康宁郡主发生过口角。但由于她懂得讨皇帝欢心,加之她的祖母大长公主于皇帝有从龙之功,秋猎过后,她再度晋升,由郡君成为郡主。

随着她地位的晋升,与京城中擅诗词字画的千金小姐之间的矛盾变得更大,尤其是她与容瑕关系越来越近以后,她就成了京城第一美人与才女石飞仙的眼中钉,肉中刺。

石飞仙是当朝太子妃的妹妹,当朝右相之女。心悦容瑕,然而容瑕对她却毫无半点男女之情,除了男女间见面应有的礼节外,几乎从不多说一句话。

石飞仙自负有才华,与才貌双绝的容瑕应该是天生一对,然而她却发现,容瑕在秋猎时,多次帮着班婳说话,这让她十分不安。

所以当她得知当朝左相幼子严甄心悦班婳时,便想让两人在一起。然而班婳并不喜欢书呆子严甄,直接拒绝了他的心意。

严甄相思成狂,班婳的拒绝,也让班家与严家几乎成了仇敌,然而班家有当朝大长公主撑腰,即便是严家权倾朝野,对班家也是无可奈何。

这件事过后,世人都说班婳不好,然而此时容瑕却站了出来,站在了班婳这一边。

随着朝堂政权变幻,朝中大臣们的斗争越来越激烈,容瑕暗中部署自己的人脉,大长公主的死,成了他命运的一个转折点,因为他跟班婳定下了婚约。大长公主为皇帝而死的,这让皇帝不得不厚待大长公主的后人,所以即使他并不愿意让容瑕与班婳在一起,也不得不做了这个证婚人。

整个京城的人都不敢相信,才貌双绝的容瑕,怎么能与妖艳的班婳在一起?

随后皇帝让二皇子娶了家世不够显赫的谢氏,暗中派人杀死了当年与他争夺皇位的弟弟,又借用班淮差点遇刺一事,把罪名放在了石家小姐石飞仙头上,打压石右相,借此平衡朝中的势力。

随后皇帝病重,太子监国,但是病重的皇帝并不信任太子,所以当二皇子用并不高明的手段谋算太子后,皇帝趁机软禁太子,让二皇子监国。

二皇子与容瑕向来不合,他监国以后,不仅不管各地受灾的百姓,还免了很多大臣的职务,他派人暗杀容瑕时,被班婳察觉,所以暗杀失败。

当皇帝对容瑕有所不满,所有人都开始疏远容瑕之时,班家却站在了容瑕身后,毫不掩饰地表达了亲近之意。

就在二皇子以为自己能够取太子而代之的时候,宫里传出皇帝身体渐渐好转的消息。

由于身边太监的谗言,皇帝开始迷信冲喜能让他病愈,所以特意下旨让容瑕与班婳成婚,并且赏赐给两人一座别宫,他不知道,身边的太监总管实际上是容瑕的人,他的病来自于毒,他所谓的病好,而只是容瑕早就计划好的阴谋。

皇帝赐别宫的行为,让很多人开始怀疑容瑕是皇帝的私生子,就连安宁公主也来询问班婳,班婳的否定,并没有让安乐公主完全相信。

二皇子听到这个传言后,最终没有忍住野心,带人进宫软禁了帝后以及东宫,转头正式登基称帝,开始打压受皇帝与太子信任的朝臣,就连班家也被削去了爵位。班婳这才知道,原来梦中削去班家爵位的新帝,并不是改朝换代的那个皇帝,而是二皇子。

整个朝中乌烟瘴气,各地开始频发农民起义。朝中派出的镇压大军,节节败退,最后有大臣提出,应该让容瑕与班婳夫妇去镇压农民起义。

二皇子以班家人为人质,让两人带兵出城,他却不知道,班家人早已经被容瑕派人偷偷调换,现在被关押在里面的人质,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班家人。二皇子此举,无疑是纵虎归山,容瑕的镇压军与农民起义军联合在一起,以清君侧的名义,打回了京城。

班家这些年虽然隐忍不发,实际上与武将们私底下还有联系,班婳从小跟着祖父以及一些残疾老兵学马背上的功夫,学行兵打仗之术,所以她尽管喜欢华服没事,喜欢懒散度日,在这个时候还是为了容瑕站了出来,以女子之身,成了军营中行兵打仗的重要将领。

容瑕手里有大长公主临死前送给他的虎符,加上蒋家王朝民心尽失,所以他称帝之行,意外的顺利。

班婳成为皇后,容瑕再三拒绝朝臣纳妃的建议,并封班婳之父为国公,然而班家仍旧不插手朝政,也不管朝政权力争夺,努力做着合格的纨绔。班婳梦中发生的那些事,似乎从她与容瑕认识以后,便慢慢发生了变化,梦中的那些疑点,也一点点揭穿。

原来戾王是二皇子,刺杀她的人是长青王。那个梦中送她白狐裘,并且说要厚葬她的男人,或许就是容瑕。

不过梦是假的,只有身边发生的事情,才是真实的。

容瑕登基,最不甘心的是前朝太子妃石氏,她想使计谋杀容瑕,却被班婳察觉。最后由于弟弟石晋的求情,太子妃被没有被处死,但是在被弟弟石晋带回家的当夜自杀。

前朝安乐公主也因为班婳的丈夫造反,与班婳形同陌路。

最终这条帝后道路上,两人为民国民,携手一生。

目录(共章)

    查看所有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