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导航

大会新闻> 正文

梁鸿: 文学的意义与作家的责任

201808/1715:49

分享到

在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的光环下,梁鸿是著名的当代女性作家,她的《出梁庄记》使她一举成为大家熟悉的“梁庄之女”。作为大学教授,梁鸿致力于中国现当代文学、乡土文学和乡土中国关系研究,成绩斐然。今年她还参与了十月文学院“十月作家居住地”落户云南的系列活动,7月参加了腾讯新闻出品、腾讯娱乐主办的2018夏季星空演讲。媒体不断地曝光,使得梁鸿日渐成为了中国当代文坛的又一个代表性人物,当她的照片出现在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重要活动之一“传统文学VS网络文学六家谈”(第一场)海报上的时候,许多人都很期待梁鸿在这场对谈中会与其他作家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文学的标准  

在对谈双方的交流中,梁鸿很少插话,她更善于聆听与思考。谈到网络文学,梁鸿将其归结为通俗文学。她认为文学本身为人提供了情感的满足以及自我的期许。因为不管是传统文学还是网络文学,都承载了这种功能。每一个作家都有自己的偏好,有的作家喜欢书写现实,从中总结经验探究生存的意义;有的作家习惯于书写内心,善于通过通俗易懂得的表达方式描摹故事,抒发情感。两者本身并没有高下之分,只是呈现给读者的文学形式因人自身选择的书写方式不同而存在差别而已。梁鸿认为文学的标准从宏观的意义上是“真善美”,但也不一定表达“真善美”的作品都能称之为好的作品。她坦言,通俗文学如果把人性的闪光,把人与社会之间复杂的纠缠能够写得清楚,就是非常好的作品。因此,她并不认同单纯将网络文学视为一个发表平台的观点。

写作的敬畏之心

谈到写作,梁鸿认为作家要对所书写的对象有一种严肃的思考。面对通俗文学的写作,作家要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责任是什么。梁鸿首先肯定了网络文学的繁荣景象,但同时她也表达了作家应该对创作本身心存敬畏之心。她将这份敬畏分为两个维度,一方面是对文学的敬畏,她认为文学在作家心中就该有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因此,作者在写作时要心怀敬畏之心,不可粗编烂造,不可建空中楼阁。另一方面是对读者得敬畏之心,她认为作者在创作是一定要对得起自己初心,更要对得起读者的时间和阅读的心愿。只有做到这两点,才算是拿的起笔,写得出好文章,好故事。她认同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从根本上不存在此消彼长的明显差别,但正因同根同脉,网络文学的创作就更应该共同遵循文学创作的基本规律,对于因点击量而催生的超长网文,她表示不赞同,不欣赏。她坦言好的文学不单是一个理想化的表述,也不单是对人性的某种理想的张扬。应该让读者提供一种认知的可能,即看到生活的现实也能懂得按照应有的逻辑去调整人与世界的关系,从而使得人性的真善美得到恰如其分的诠释。

阅读的重要性

谈到阅读,她特别建议作家要多读历史,多读名著,吸取养分。在正确掌握知识的前提下,形成自己的写作风格。她回忆自己儿时在乡下的时光,正是乡间不同内容,不同类型的杂书丰富了她的童年,文学的滋养使得她很小的时候就萌发了一个美丽的文学梦。她得益于乡土,也将坚持研究乡土,她将自己置身于广袤的中国乡土中间,用女性柔软的心去体会整个世界。她强调作家,无论是传统写作方式还是网络写作方式都要保持一颗敏而善思的心,只有这样才能避免不用聒噪去抗衡聒噪,不用消极与抵抗消极。梁鸿认为对网络文学边缘性的探索,不是我们现在就能完成的。而网络文学也有它的边界,只有在作家自己基础上做了突破才算是真的突破,而不二路径,始终都是阅读。

生存在文学世界里的作家是辛苦的更是幸福的,她祝福所有的作家都要守住自己的文学梦,不管怎样的方式写作,生活就在那里,世界就在那里,书中的笔要对得起文学的责任,作家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