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导航

大会新闻> 正文

网络文学20年:步入品质至上时代

201901/2415:38

分享到

从草根萌芽到野蛮生长再到精耕细作

1998年,“痞子蔡”创作的网络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风行一时,网络文学从此进入大众视野。在历经20年的发展后,网络文学已成为一个庞然大物,深刻影响着社会文化生活。

截至2018年6月,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达4亿人,45家重点文学网站的原创作品总量超过1646万种,年新增原创作品233万多部;网络文学创作者达1400万人,签约作者68万人。近年来,在网络作家收入排行榜、网络文学双年奖、“百强榜”等各种榜单中,不乏湖南网络作家的身影。

“从早期的野蛮生长到逐步规范,从重量不重质进入质量提升阶段,创作者也从写手逐渐向作家转变,受到社会认可。”中南大学文学院教授欧阳友权认为,当下的网络文学迎来历史拐点。在他主导下,创建了全国首个专门从事网络文学研究的省级社科基地。

2017年7月,湖南网络作家协会成立,随后永州、益阳、株洲、长沙等地相继成立市级网协,网络文学湘军从此有了“娘家”。始于“为稻粱谋”的网络文学湘军开始抱团“为天下谋”。

在争议中发展

网络文学一度低门槛低起点,造一个世界,构建几个性格怪异的人,让其拼命挣扎,就可以成就一部网络小说。而打工仔、白领、青年学生不分职业、不分年龄,只要有兴趣,均可上网写作,自由发表。一时间,玄幻、仙侠、穿越、架空、都市题材的网络小说多如牛毛。

网络文学轰轰烈烈发展的同时,也因缺乏文学素养、抄袭同质化严重、急功近利、千篇一律打怪升级等问题,引来颇多争议。快餐、泡沫甚至垃圾,成了很多人对网络文学最初的印象。

上海网络作家协会副会长、湖南常德人血红(原名刘炜)曾分享了一个真实故事:一位网络作家一个月稿酬几十万元,却不敢告诉岳父、岳母自己是靠写网文谋生,也一度被父母认为是通过网络写作进行诈骗。

其实,在网络文学创作队伍中,一直有人在坚守文学的初心。湘籍网络作家菜刀姓李为写好《遍地狼烟》,进行了长达一年多的写作准备;常德籍作家梦入神机,为写《龙蛇演义》,四处拜访武术名家,在习武一年后才动笔。

超长篇幅、高频更新及连载周期久,是网络文学最直观的特点。一部网络小说动辄数十万字,甚至几百万字,几年甚至更长时间都未完结。但更新速度快、篇幅长,也带来对质量的质疑。

拥有超高产量的血红潜心网文创作16年,码下了4800万字。他坦言:“更新速度对作者来说很重要,但不是唯一重要的因素,鲁迅、巴金、莎士比亚都很高产。”

湖南网络作家愤怒的香蕉(原名曾登科)也认为,字数不是衡量一部网络小说好坏的标准。事实上,“高质量多更新”已成为网络写作行业的趋势。

步入黄金时代

2015年,常德籍的向娟成为湖南首位加入中国作协、首位当选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的网络作家。

2017年,长沙小伙子二目(原名陈睿)凭借首部连载作品《放开那个女巫》,被评为“中国网络文学作家最具潜力男作家TOP5”之一。

同年12月,曾登科获得首届“茅盾文学新人奖·网络文学新人奖”。

在第十一届网络作家收入排行榜上,前20位作家中湘籍作家占了3席,实力不容小觑。

当网络文学渐渐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巨存在”,网络文学作品和网络作家受到礼遇,逐渐进入主流文坛。

2017年,中国作协公布的507名年度新会员中,有51名网络作家。浙江、湖南、北京等20个省市相继成立网络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同年,中国作协在鲁迅文学院开设了三期网络作家研修班,来自40余家文学网站的上百名网络作家参加了学习。

变化体现出社会对网络文学的接纳与重视。多位网络作家认为,近几年,真切感受到网络作家从最初的无性别、无姓名、无身份,步入到时下的“黄金加冕时代”,从过去的“网络写手”到现在的“网络作家”,称谓的变化也体现了这一群体身份的变化和地位的提升。

精品化是趋势

在欧阳友权看来,网络文学已经走过了数量膨胀的拓荒期,开始步入品质至上、内容为王时代,精品化创作将是未来发展的趋势。

正进入战略调整期的网络文学,以不食人间烟火和幻想类作品独大的状况将会改变,题材、内容及风格会呈现多元化格局。同时,一批网络作家大咖和不断涌入的新锐作者,将更理性地思考网络作家肩负的社会责任和网络文学的未来。

与传统文学作家接触的过程中,曾登科感受到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之间的割裂依然严重。他认为,文学有阶梯性,传统文学在注重内涵的同时,需考虑可读性;网络文学不能是“快餐”,要给读者以思考,两者结合,才是完整健康的文学体系。

网络改变了文学的载体、传播方式、阅读习惯和表现方式,却不能改变文学本身,如情感、想象、良知、语言等要素。欧阳友权建议,“慢下来,沉下来,静下来,以‘文学’的品相消弭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边界,这是网络文学所要追求的目标。”

网络终将要进入文学,文学终将要借助网络,这是大势所趋。作为网络作家,向娟坚信,通过每一个具体的写作行为,让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互相辉映,将成就一个文学的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