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导航

大会新闻> 正文

科幻题材为网络文学注入内容强心剂

201908/1710:14

分享到

今年《流浪地球》电影的火爆,让整个行业意识到了科幻题材的潜力。事实上,科幻题材一直是网络文学内容的重要来源。据《2018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显示,《流浪地球》的热映大大提升了科幻作品的关注度,“硬核”科幻尤受追捧。网络文学中科幻与其他类型融合,产生出新的作品形式,如《零点》融合了科幻、历史、军事、神话等元素,《双脑医龙》则将中国医术和现代科幻元素相结合,《修真四万年》将科幻与玄幻、修真相结合,其独特的想象力、细腻的表现力激发了读者对中国科幻作品的新期待。显然,电影《流浪地球》不止撬动了中国科幻电影,还给了科幻作家一剂兴奋剂。

科幻题材为网络文学提供新的内容支撑

《2018科幻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科幻产业产值超过140亿元,较2016年有较大幅度增长;2018年,原创产业的势头迅猛,产业结构也出现了巨大变化,上半年产值已接近100亿元。此外,科幻阅读市场2017年的产值总和为9.7亿元,2018年上半年总量已接近9亿元。

可以说网络文学的发展对于科幻文学的快速吸粉起到了良好的推动作用。网络文学读者基数大,不存在真正的小众,许多看似冷僻的科幻文在网络上都能够找到适合它的读者群体。所以科幻题材对于网络文学并不是冷门。

网络文学承载着社会价值观,网络文学的社会责任会越来越重。随着科技、教育水平的不断发展,科幻文学的阅读门槛越来越低,科幻土壤正从小众慢慢走向大众。近年来,科幻小说《三体》获得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更是在中国内地掀起了一股空前的科幻热潮。

而且现在不少科幻类的网络文学作品质量都很高,因为网络科幻写手是“刀尖上的舞者”,他们必须能够在极为狭窄的范围内发挥科学幻想的魅力,为受众建构审美想象世界,通过技术与人文的互动来启迪智慧,发人深省。

科幻题材为网络文学注入了新的内容活力。具体原因有三,首先科幻叙事提升了网络文学的思考高度。因为科幻题材不是简单的科普,它既需要创作者拥有直面科学世界的知识技能,以文学语言构建科幻世界的审美经验,更需要他们拥有非凡的毅力和坚守理想的信念。经典的科幻叙事总能彻底颠覆人们对现实世界的结构范式和思想状态的体认,引起相应的形而上思考。

其次科幻题材的叙事方式为网络文学提供了多元的创作途径。网络科幻小说具有跨体裁叙事和主题多重变奏的意指特征,因此,它在创作上具有更高的自由度,能够在不同的思想主题、文本类型和故事内容之间相互切换。以猫腻的《庆余年》为例,它是具有“准科幻”意味的“跨文体”网文作品,包含了权谋、宫斗、穿越、核战、武侠、修真、军事、言情以及种种“黑科技”的混合元素,这些先天性的整合优势无疑增加了小说在传播接受环节的竞争力。

最后科幻题材可以引发读者的深刻思考,尤其是读者对于未来的思考。《地球纪元》中于绝境中仍选择坚守的赵华生,以及《银河之舟》中身陷外星入侵者囚笼却仍苦苦挣扎的季华等人身上,都能看到创作者们对甘于承受痛苦和耻辱、甘冒奇险而自觉守护职责和公义的主人公们不加掩饰的颂扬和嘉许。”。

科幻题材为网络文学多领域扩展提供路径

十几年前的读者们觉得机器人打架就是科幻,现在如末日、时空穿梭等题材纷纷冒了出来,这对科幻作品创作者的创新能力提出了考验。未来网络科幻文学的发展趋势应该是融合的,一个科幻故事里可能包含了基因工程、外星人、魔幻等元素,这也为它的行业价值转化提供机会。

可以说科幻文学IP转化成游戏、影视作品等是其发展的必经之路。根据《2018科幻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内地科幻电影整体票房为95.06亿元,其中国产影片为8.9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有20%左右的增长。过去18个月,共有32部中国国产科幻网剧上线,其中单集平均播放量在500万次以上的有9部,整体产值约为16亿元。

可以说网络科幻小说构建了一种全新的话语体系,其对“未知”“未来”“未名”以及人类经验“未触及”的“异世界”的想象、创构,正是现实生活中人类的生活经验、内在情感、思想认识和审美诉求的另类反思,而这些就为其后续的影视、游戏IP改编提供了重要的内容支持。

例如,彩虹之门的科幻小说试水之作《重生之超级战舰》在角色设置和故事情节方面都具有明显的游戏化特征;同样,猫腻在《间客》的“主叙事文本”之外,设置了非常精彩的人工智能进化升级的“游戏副本” ,其对生命形态的反思则上升到了哲思的层次。由此,网络科幻小说就把传统文学的“叙事游戏”转变为借助于新媒体交互技术的跨界面、跨学科、跨文化协作以及跨文类的“游戏叙事” 。

如《吞噬星空》的游戏改编及《异常生物见闻录》的IP改编计划等目前都在有序推进中。再如巨人网络曾推出获得“2018中国科幻大会最佳科幻概念人物设计奖”的《恙化装甲》就已经开始了自己的IP联动。

科幻题材网络文学急需提质提量

网络文学已经从初期的探索阶段,进入一个逐渐形成发展轨迹,规范化运行的时期,而早期网站平台“靠流量打天下”的套路,已经不那么好用了。流量吸引人的可能只是短暂的一瞬间,点开后的失望,势必会影响人们对网络文学的信心,过分注重流量,甚至为了流量不择手段,最终势必引火烧身。

所以网络文学要走精品化道路已经是毋庸置疑的选择。其中科幻类网络文学也是如此。靠幻想类创作起家的网络文学,在玄幻、武侠、穿越等类型的小说独领风骚,但却少有出现经久流传的经典,往往是昙花一现,火得快,沉得也快。相比之下,同样是走幻想类创作的刘慈欣,凭借扎实的学识功底,在现实题材的基础上开展科幻题材写作,不仅得到了读者们的青睐,还获得了世界科幻文坛最高荣誉雨果奖,成为了主流和经典。

可以说中国网络科幻小说急需新的“正典”一派。值得庆幸的是,以彩虹之门的《重生之超级战舰》 、骷髅精灵的《星战风暴》 、我吃西红柿的《吞噬星空》 、 zhttty的《大宇宙时代》 、辰东的《遮天》等为代表的科幻作者及其作品中所表现出来的史诗气度和硬科幻神韵无疑承载着中国网络科幻小说的未来,假以时日,网络科幻小说领域出现可以与刘慈欣《三体》系列的鸿篇巨制相媲美的作品也绝不会是天方夜谭。

同事在新时代背景下,科幻类的网络文学也面临着不小的机遇。最重要的机遇就是,科幻类网络文学作品可以挖掘历史文化资源,对中华民族优秀历史文化进行再创造,走出一条体现中国特色和民族精神的“软科幻”创作、传播与接受之路。在“讲好中国故事”和“网文出海”的时代背景下,想要有更高的成就,立足传统思想文化的资源富矿,着眼于本土文化的历史语境而创造出拥有中华民族思想内核、人文精神同时兼具科学技术思维的科幻叙事文本,无疑是网络科幻文学的一条行之有效的道路,刘慈欣、猫腻和彩虹之门们的成功,成功地昭示了这一点。新时代的文化使命,给具有人文情怀和科学幻想精神的“网生代”作家们提出了新的历史课题。

相较于其他的网文类型,写科幻小说的门槛算是比较高的,因为需要作者具备一定的科学知识。随着小说市场的正规化,读者水平、层次的提高,写科幻小说的难度也在逐渐加大,不好的作品就会被淘汰出局。但是创作不能心急,拔苗助长更不可取。墨熊说,美国的科幻创作现在已经发展得很成熟了,但在发展过程中也曾产生大量“垃圾”。我们没有必要太在意一部作品的好坏,要看趋势发展和社会环境。

同事科幻类网络文学亟须在外部和内部两个方面完成一次革新。对外,要创造适合网络文学生存和发展的良好环境,既需要合理科学的行业监管,也需要网络平台自我约束,不能舍本逐末,忘记网络文学的创作初衷。对内,需要在选题和内容上细细打磨,走幻想类创作路线未尝不可,依旧可以一枝独秀,但需要作者不断厚积相应的文学功底和专业学识,在深度上下功夫。